首頁 > 信息查看

人文書舍見證牯嶺街盛世
發表時間:2012-07-03 09:03:56      已有 2165 人讀過此信息
走進人文書舍的長巷,窄仄廊道中舊書堆得老高,當高齡八十五歲的張銀昌伯伯,顫抖著雙手、悉心翻閱著的一本本泛黃的書頁,時間在這裡彷若凝固,又回到那個六零年代牯嶺街的舊書盛世。 隱身於窄巷中,人文書舍已走過45年。 綽號「眼鏡張」的張伯伯,過去在舊書店名號響亮,即使學識多聞依舊謙虛自持,傅月庵就曾以「謙虛多禮,心地寬厚」形容張伯伯。 生於河南舞陽,張伯伯16歲就加入國軍,打過中日戰爭、國共內戰,民國38年隨國民政府遷台,幾經轉折落腳於北投復興崗。士官退役後,張伯伯原本申請教書職位,無奈一家五口嗷嗷待哺,他等不及了,乾脆將興趣轉為志業,開起舊書鋪,從民國56年至今,人文書舍已走過45個年頭。 見證市場 由盛到衰 自1966年至1981年,張伯伯稱這段時光是牯嶺街舊書市「全盛期」,台灣經濟起飛,許多老舊建築適逢更新之際,舊東西出清讓舊書市場書源充足;加上中國文革封鎖知識消息,海內外研究機構紛紛轉而向台灣找尋相關華文典籍,文學類、近代史書籍炙手可熱。 綽號眼鏡張的張伯伯,五年前已將書舍交由女婿經營。 張伯伯提到全盛時期,一戶家庭每月約1、200元就能生活,有時賣書一本就能賺300元。張伯伯說當年舊書市場最熱門的就是「非賣品」,例如私人印製的台大、師大碩博士論文、政府機構出版的建築設計等,屬非賣品數量又稀少,甚至有海外機構專程來買論文,往往一搜到馬上就能高價賣出。 但隨著大陸開放,來台的海外學者逐漸減少,台灣經濟水平提高,新書店如三民、金石堂等興起,出版業活絡、書本物資不再缺乏,人們上舊書店頻率遞減。過去每年二月與九月,高中生開學前往往跑一趟舊書攤買二手參考書,讓二月與九月成為舊書市全年旺季,但現在年輕學生「幾乎絕跡」,不再上舊書市。 抓緊時勢 淘到好貨 現已高齡八十五歲的張伯伯,五年前已將舊書生意交由女婿孫玉山經營,自己偶爾回店內整理書、與老友敘舊話家常;但過去經營人文書舍的四十個年頭,張伯伯可是每日收書十小時,一刻也不得閒。 「抓緊時勢」絕對是舊書店經營之道,必須了解市場上大勢所趨,眼下最熱門的書種為何,抓緊時勢後還得要能「淘到好貨」。張伯伯固定清晨五點出門,沿著固定的收書路線,一家一家找書買書,中午回家吃完飯後再出發收書,至傍晚才回家;四十年來始終如一,就為了找到經典好書。 開業多年,人文書舍見證舊書市歷史。 隨著政府「垃圾不落地」政策,不少舊書直接當成紙類回收丟掉,衝擊舊書市場;而科技、財經等流行書籍盛行,卻也間接造成經典書籍如紅樓夢、三國演義等乏人問津。 不過張伯伯倒是看得挺淡然,認為「流行歸流行,經典歸經典」,凡是經市場淘汰流行書,自然不用再版翻印;真正值得保存必是自古以來經典之作,諸如莎士比亞、論語與聖經等。舊書店存在價值就在於「保存經典之作」,即使市場上不再流行,至少還有個地方替人們保存重要思想來源。 惜人念舊 津津樂道 年輕時軍旅與幹校淵源,念舊的張伯伯手邊也保存不少國民政府重要幹部回憶錄、文集等。在那個惜人念舊的時代,重要幹部如于右任、陳誠等,過世後由親屬整理著作、編冊成書,內容也包括輓聯與後人評價等;在牯嶺街書市的全盛時期,偉人文集與回憶錄可謂炙手可熱。 除了舊書,張伯伯也蒐集政府卷宗、文件資料,五年前有筆英翻中「空前絕後」的買賣正是關於政府情資,至今張伯伯仍津津樂道,連月分情景都記得仔細清楚、歷歷在目。 當時正值熱氣蒸騰的八九月,張伯伯將放在手邊二十年的卷宗資料,因無暇研究準備出售,過去曾向他買過兩次政府資料的客人,上門總不多話,一看他在整理卷宗,忙問:「能不能借我看看?」十幾分鐘後那人出了四十年來「空前絕後」高價買下。 倘若想問價錢多少可就俗了,張伯伯直說錢不重要,而是存放二十年的資料,還能給人利用,直說「很有成就感哩」。



天成翻譯社,於民國89年在台北市設立,公司位置就在羅斯福路三段,台電大樓對面,擁有多位英文翻譯本國籍與日文翻譯外國籍的專業翻譯人才,天成翻譯社02-7726-0931主要為提供英翻中工商、法律、科技、工程等論文翻譯文件之翻譯、口譯、公證等服務的專業翻譯公司。